地藏经在线网
地藏经在线网
早吃素 放生问答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 放生知识 临终备览
主页/ 五福临门/ 文章正文

古言虐恋文:落花时节又逢君,此去经年,佛说缘、分,缺一不可

导读:古言虐恋文:落花时节又逢君,此去经年,佛说缘、分,缺一不可哈喽大家好,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见面,我是你们的好朋友“已别去暖阳”小编,和高兴能够通过文字的方式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文字体验,希望各位英...
古言虐恋文:落花时节又逢君,此去经年,佛说缘、分,缺一不可

哈喽大家好,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见面,我是你们的好朋友“已别去暖阳”小编,和高兴能够通过文字的方式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文字体验,希望各位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倾国倾城,品貌非凡的小主们能够给小编的文章进行评论和点赞,不足的地方也希望小主们不吝赐教哦~喜欢小编的写作也可以点击关注进行互动的哦!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三本古言虐恋文:落花时节又逢君,此去经年,佛说缘、分,缺一不可

书 名:《昭奚旧草》

作 者:书 海 沧 生

简 介:

黄炎宏土,华国上百,诸侯分封,集为国昭。史载杂项三百余万册,册中八万万人,万万人中各自寥寥,只手翻过

五十年,不过春花落下的一臾。那书中有座海棠园,园子里有个长不大的孩子,园子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。

那书中有池太液水,一池之内是绵延的殿和绝望的公主,一池之外是不散的雾和向道的相爷。那书中还有座青山,

青山上有雪,青山下有个姑娘。姑娘喜欢看人,她盼着那其中有她的哥哥,背着她,带她回家,带她出嫁。

待到嫁给这世上最好的儿郎,便有人等她长大,有人带她去看海底的白珠、悬崖上的红花,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

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,山高水长地过一辈子

简 评:

《昭奚旧草》是一部“古言奇幻”类型的小说。“昭奚”是指大昭国和奚山,“旧草”则有“古书、旧书”之意

简单理解成一句话:大昭国和奚山的旧事。语言是偏文言文风格,但也不乏风趣幽默的抖机灵式小句子。故事结构

是借用一个个小故事来推动一个大故事的形成。每一个故事又互相串联起来,铺叙成凄美的爱情故事。由于这本书

的人物关系网非常复杂,还牵连出前世今生或者现实梦境,每条线索都需要读者仔细反复推敲才能读得通透,加上

晦涩的文言文式语言风格的表述,因此这本书没有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的读者广泛。这本书也没有在网上进行预

热,而是直接以纸质版形式发行。

精 彩 节 选:

奚山君笃定,只有真情,才能换取爱意。奉娘笑了,“山君虽赢了,可云琅至死也未承认喜欢过你,故而并不算

输,你不必为他担心。他费尽全力,设了一个双赢的局,实乃我两教之幸。”奚山君眉头微蹙,问道:“是哪位仙

人如此仁厚,对我这样关照?”奉娘苦笑道:“天君突下旨意择的人,只知是个十分聪慧仁厚的公子,带着记忆进

入赌局,除此之外,奴也一概不知晓内情。这四十九日心中十分忐忑,总怕把你害了。”奚山君面上笑道:“我拿

着对前世心上人的欢喜对陌生人,不曾动摇半分道心,又如何能输?陛下过虑了。”

书 名:《宠后》

作 者:黎 伊

简 介:

捆绑也好,禁锢也罢,就算是折断你的羽翼,你,我也不会再放手了。 她,神机妙算,却仍逃不掉人世的尔虞我

诈。十万大军围剿她仅不到五千的军队,像是刻意提醒她,当初如何以一万轻骑巧计连环大败对方十万守军。 于

是,被隐瞒的情报,被出卖的军队,昔日好友的心计下,弹尽粮绝,她受伤,被掳。 淬毒的匕首带着火烧的疼

痛,划过她的左肩,留下永世无法磨灭的诅咒。 那一刻,他与她,从此有缘无份。 三年后,再次相见,她是时候

抉择,是去,是留。 刻意的躲避,无意的心伤,换来的竟然是他看似狠绝却痛彻心扉的软禁。

精 彩 节 选:

她,渐渐睁开了朦胧的眼。她夜色的青丝,洒满了那人,宽阔的胸膛。她昨夜,就是靠在他的胸前,入眠的。皇神

析还没有想清楚,她究竟,在哪里。她抬头,望入一人,深邃的暗色瞳孔中。夜溟歌见她醒来,魅惑扬起嘴角。两

人,不着丝缕,相拥而眠。皇神析瞬间清醒起来。昨夜,他便是此番,帮她解去那迷迭香之毒的。皇神大惊,坐

起,缩到床边,不忘用锦被,遮掩住身子。夜溟歌的眼,瞬间冷了下去。她还是这样,排斥着他。那双漂亮的夜色

眼眸,满是疏离,生分,甚至是厌恶,明明,她看着那人时,是如此温柔。

书 名:《半生缘》

作 者:微 微 一 笑 很 倾 城

简 介:

人的生命可以算作一辈子,人与人的缘分却算不出。倘若让你用一半的生命去换同他半生的缘分。你可愿意。她

说:愿意。半生的缘分,这是一场豪赌,赌的是你的心,赌注是一半的生命。不论悲苦,不论流离,不论金戈铁

马,你可愿意。她说:愿意。陌上离烟,清清子晨。她的爱情向来与他无关她是知道的,可又是不明白的,又怎么

能够忍心明白。佛说缘分,缘分,缺一不可。

精 彩 节 选:

女人刺耳的尖叫就像一种莫大的讽刺,安寂竟然意外的没有发火。直接下床,看也不看散落一地的衣裳,对于他来

说,那上面有别的女人的味道,他无法忍受。看着眼前依旧明媚的妇人,难怪能一直稳坐安家夫人的位子,除了良

好的家世,这在其他方面也下过不少功夫。安寂冷笑:“大夫人,这女人…”眼睛一眯,轻蔑的语气毫不掩饰淡淡

吐出一个字:“脏。”“话我只说一遍,如果您那么喜欢将女人送到别人床上去的话,我相信父亲很乐意接受

的。”从头到尾,一眼都没有看过站在大夫人身边的十三

。大夫人从小嫌恶的连看都不想看他如今却被他气的怒火

中烧,恶毒道:“你这话说的,本夫人也是为了你好啊!不过,最大的功劳可是你的好妻子。”

亲爱的小主们,本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,不知道大家看完小编的这篇文章有什么感想呢?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可以在下方的评论区留言评论哦,记得给小编点赞哦~谢谢大家的支持!笔芯~